东莞德力西集团防爆电器有限公司

电话:0769-571881  0769-627719  业务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华中区域火电调查:缺煤停机何时有解

编辑:东莞德力西集团防爆电器有限公司  时间:2019/06/05
不管电煤价格的高低,不管是夏高峰还是冬高峰,即使在用电淡季,位于全国地理位置中心的华中区域缺煤停机已成常态,超过200万千瓦的缺煤停机已是家常便饭,2011年最高峰时缺煤停机达800万千瓦。在我国煤电基地河南,缺煤停机的机组数量日益增多,而在我国水电基地四川,缺煤停机频率日益扩大;湖北、湖南、江西、重庆等省市也有不少机组频现缺煤停机。华中区域为什么会“年复一年”出现这种情况?破解华中区域缺煤停机问题的关键在哪里?近日,记者奔赴华中区域,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区域特性:停机已成常态

事实上,像华豫发电这样缺煤停机的发电企业在华中区域内不是少数。而河南屡次出现的缺煤停机现象,更加引人深思。

“十一五”以来,河南省以60万千瓦、100万千瓦大容量、高参数火电机组为建设重点,新增发电装机2000万千瓦以上,成为全国重要的火电基地。电源布局重点围绕豫北、豫南和沿陇海线3大火电集群规划建设火电项目。

在华中区域,河南的火电是缓解湖北、湖南、四川等水电大省枯水期缺电局面的重要力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河南作为产煤大省,已经逐步由煤炭输出省成为煤炭净流入省。2008年起,纠结于电煤问题的火电停机现象开始出现,近一年来则更为严重,经常有超过300万千瓦机组出现缺煤停机。目前,在全国煤炭需求已处于下行态势的情况下,整个河南省还有超过250万千瓦机组处于缺煤停机状态。

华中电网公司营销处(交易中心)副处长肖达强介绍,河南的缺煤停机现象,只不过是华中电网区域日益严重的缺煤停机现象的一个“典型样本”。在整个华中区域,除了河南缺煤停机之外,近几年,湖北、江西、湖南、四川、重庆都有较为严重的缺煤停机现象存在。不过,不同的年份,不同的时段,缺煤停机的省份及严重程度存在差异。比如,2008年迎峰度夏期间,湖北缺煤停机现象非常严重,近400万千瓦机组缺煤停机;2009年的缺煤停机则集中在迎峰度冬期间,华中全网都有发生。而在2011年,华中电网全网所覆盖的五省一市全年都有缺煤停机发生,四川省缺煤停机最多时超过400万千瓦。

追根溯源:缺的仍是资源

为什么位于全国地理位置中心的华中区域缺煤停机会成为常态?据华中电网公司营销处专工张银芽介绍,整个华中区域,除了河南外,鄂、赣、湘、川、渝的煤炭资源非常少。湖北省经信委有关人员告诉记者,以湖北为例,目前,湖北省97%以上的煤炭(98%的电煤)都由外省输送,一遇到煤源紧张或运力紧张,湖北省火电企业的日子就不好过,其他几个省份的情况也是如此。另外,华中区域的另一大特点是水电装机比重大,在目前1.81亿千瓦的总装机中,火电装机为1.06亿千瓦、水电装机为0.746亿千瓦,水电占总装机的41%。在来水充足的季节,为充分吸纳水电,尽量减少弃水损失,火电开机容量经常被压低到极限最小方式,区域内火电机组大多被迫长时间启停调峰及轮流停机调峰,火电设备的运行小时数一般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加上长期高企的煤价,导致火电企业亏损严重,一旦电力紧张,需要火电机组加大出力时,火电企业却经常出现无钱买煤的情况。据统计,2011年,河南省只有6家电厂赢利,而湖北、湖南分别只有一家赢利,江西全部亏损。

因为缺煤,火电企业长期亏损。目前在华中区域,电源装机的增长速度已赶不上负荷增长的速度。国家电网华中电力调控分中心赖宏毅科长告诉记者,2008年到2011年四年间,华中区域平均每年的装机增长在8%左右,而这四年间,华中电网统调用电负荷增长分别为9.97%、10%、17%、14.48%。

“这说明旧有的经济发展方式难以为继。”肖达强认为,从用电负荷增长上来看,高耗能产业向中西部转移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解决华中区域缺电缺煤的根本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即使不考虑未来用电负荷的增长,华中电网的电量平衡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事实上,华中地区电煤长期依靠输入,随着煤炭资源整合工作进一步推进,以及部分产煤省限量保价措施和国家节能减排政策实施,华中的电煤资源将持续紧张,缺煤停机现象将愈发严重。

赖宏毅则认为,大范围、频繁的缺煤停机,不仅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同时也给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带来不小的负面影响。

客观因素:通道亦是瓶颈

在河南成为煤炭净流入省份之后,华中区域的火电机组的发电用煤都需要从区域外运入,由于铁路运力的限制,相当一部分煤炭通过“海进江”运输。所谓煤炭“海进江”,是指煤炭从大秦线运抵秦皇岛港后,经海运到江苏江阴或者南通等港口换船,再逆长江而上,转运至沿江各港口,再辗转运到华中等地的各大火电厂。

尤其是湖南、湖北和江西,一到冬天枯水季,各大火电厂就叫苦不迭;这里的传统煤源,主要集中于晋陕蒙和豫、黔等产煤大省;但是近一年来,这些省自身也发生“煤荒”,已开始限制煤炭出省。而要从晋陕蒙加大调煤量,只有通过南下的太焦柳、京广、京九三条铁路,但这些铁路动脉,条条运力紧张,只能满足30%的运力。无奈,就逼出这么一条“绕圈”的运煤生命线。

“三千里路云和月,二十五天海进江”,湖南省经信委主任谢超英笑称,这跨越大半个中国、行程达4000多千米的电煤堪称来之不易。

华电长沙发电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通过“海进江”运来的煤,目前已占到该公司用煤量的三分之一。其他三分之二,一半靠铁路,一半靠本省煤源。

根据最近一次电价调整情况,2011年12月1日之后,除河南省调整幅度稍小外,湖北、湖南、江西、四川、重庆的上网电价已经在全国处于较高水平。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力发展火电已不是上选。

华中电网有关人士由此认为,比较而言,华中区域水能资源丰富,但除四川省外,开发余地较小,并且大量的水电外送。已开发的三峡水电由国家统一分配,向家坝、溪洛渡、锦屏等西南水电亦大部分送往华东电网和南方电网,只有少部分在华中电网内平衡。如果三峡水电和西南水电能够优先在华中区域内平衡,再通过跨区输电解决更大范围的电力平衡问题,我国能源资源的利用效率会得到有效提升。但问题是,至少目前而言,由国家统一分配的三峡电力电量以及西南水电外送没有看到调整的迹象。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通道问题”不仅仅是电煤运输的重大制约因素,同时也是电能输送的“瓶颈”。

华中电网公司数据表明,近来年,华中电网跨区电能交易呈现增加趋势,2008年至2011年分别是95.6亿千瓦时、180亿千瓦时、414亿千瓦时、324亿千瓦时。目前,跨区向华中送电主要依靠德宝、灵宝两条±500千伏直流线路和1000千伏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跨区送入电力对缓解华中电网缺电紧张形势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事电力交易多年的肖达强认为,应当制定并形成长期交易机制,延续受端消纳电力的积极性并加快跨区跨省通道建设。“否则,即使解决了特高压输电通道等硬件问题,更大范围的电力资源优化配置又会受制于输电机制难以形成等隐性障碍。”

化解矛盾:变输煤为输电

华中电网公司有关人士一再呼吁,华中区域一次能源结构的特点,决定了其必须从过度依赖输煤向输煤输电并举转变。

其中,依靠特高压输送通道,吸纳西北部大型煤炭及新能源基地的电力,是解决华中地区电力短缺、转变电力发展方式的关键所在。同时,“国家应及时调整三峡电力分配比例和西南水电外送比例,提高华中地区水电利用效率。”而在国家电网公司电网建设的规划蓝图中,“十二五”期间,将建设“三纵三横”(即东纵锡盟到南京,中纵张北到南昌,西纵蒙西到长沙,北横陕北到潍坊,中横靖边到连云港,南横雅安到上海)特高压交流和十六回划区直流输电工程,连接大型能源基地和主要负荷中心,并由此形成大规模西电东送、北电南送的能源配置格局。

据了解,目前,相关特高压工程项目正等待国家批复。华中电网公司有关人士亦表示,“这对保障华中未来能源供应会起到至关重要的支撑作用。”
首页
电话
邮箱
联系QQ